时光里的青泥古道

美文 2018-11-07 17:34:50 184

 春色正好,一座又一座山梁远在咱们死后。阳光携着风,在村庄的郊野漫步,远远望去,山梁上、地埂旁、房前屋后,处处充满着一抹白、一抹红、一抹黄的烟霞,走近了才知道,那是春天的花事,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做着盛大的道场。风过村庄,郊野像明眸皓齿的少女,浅浅的心思伴着落英缤纷,充满在淡淡的花香里。沿着“远通吴楚”的古道,一条宽阔平展的水泥路绕过刻有“玄天神路”的石碑,弯曲伸向大山深处……

  翻过几道山梁,青泥岭的主峰突兀地跃入视界,许多人知道青泥岭,却不知道铁山就是它的主峰。铁山因其色似铁,得以此名。但是,令人心驰神往的,却是那些散落在韶光深处的前史遗址,一座古刹、几棵古树,全部的全部都被年月浸泡,让时刻淘洗。咱们一路寻找而来的猎奇,在春天的风中胀大,一向觉得,青泥岭的奇特,不仅仅是因为伟大的诗人写过,还以不可凌越的澎湃气势,横亘在徽县东南嘉陵、大河、虞关三城镇之间,连绵20多公里。

  从太和庵屋后的斜坡向铁山峰顶攀爬,走着走着就累了,顺势坐在坡边的石块上休憩,喘着粗气儿俯视远处的山川郊野,山下的路变得细瘦了许多,让人一时迷茫,难辨来时的方向。春色染绿房前屋后的树木,那些安静的农舍,正在享用春日的阳光,尽显正经朴素。起身进入一段灌木林,带刺儿的枝条笼着曲折迂回的羊肠小道,伸进铁山沧桑的梦里。蒿草丛中,乱七八糟的城砖泛着幽冷的光辉,像无语的倾吐,悠悠诉说着曩昔的光辉、今朝的落寞。邑人清乾隆进士张绶对铁山有这样的描绘:“自下而上约十里,路仅容足,步步险绝。”曾几何时,这条陕甘入蜀要道从虞关至铁山,沿途山崖绝壁,栈道凿石成路,全用铁链钩连。如今,连接通蜀要道的铁链早已不知所踪,峭壁上依稀可辨的古栈道,也被丛生的树木掩盖,被无情的风雨打磨。

  往左攀上一座峰顶,除了来路之外,尽管三面山崖,但周围十分开阔,地形平坦处也有一座古刹,据说是玉皇大殿,门上仍然挂着锁。蒿草丛中散落着一些石柱,大多残缺不全了,看着很像院子边上的栅门。阳光仍旧洒在古刹的屋脊上,影子扑在荒芜的院子,如难以穿越的梦境。依稀可辨的岩画,还能勾勒古刹从前的华贵,但年月的冲刷下,无论如何都难以再现当年的真容了。

  天长地久,流年年月早已白云苍狗。大地沉默,韶光忽如停止,耳畔好像还有仙人关大捷的欢呼声,那些成功的呼吁,给这陈旧的土地平添了许多奥秘的色彩。假如刨开古道上的荆棘杂草,一块石碑,就会记载一段鲜活的故事;一片瓦砾,就会描绘一段老去的岁月;一段传说,就会牵动人心最柔软的痛苦

 

 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